返回
攻妻不备:老公不要啊

第7章 占有欲

  

  温斐然看着她裸露在外的白嫩雪肤和周围一众男人火热的目光,恨不得立马脱下身上的西装披在她身上为她掩去那一众火热的目光,却想到季敏淑还在身旁,所以生生忍住.

  佟莹莹察觉到周围一众男人投向白笙黎的火热目光,弯唇一笑,看着满脸冰冷的温斐然道:"我还以为我们会比温总你早到呢,哎?温总身边这位美女有点眼熟啊!温总不介绍一下吗?"

  知道今天自己的计划已经被打乱,季敏淑恨得牙根痒痒,却勉强装出一副温婉优雅的模样,赶在温斐然前面答道:"我是季氏集团长女,季敏淑.我刚刚回国人生地不熟这才让斐然带我来认识些新朋友,还希望笙离妹妹不要误会啊."

  白笙黎弯了弯唇,勉强附和道:"既然是斐然的朋友,那我自然不会误会."

  季敏淑攥着裙摆的手紧了紧,扭头看着温斐然道:"我去那边见个朋友."

  温斐然闻言点了点头,如季敏淑所料的一样,并没有阻拦她.

  眼底闪过一抹彻骨的恨意,季敏淑转身去了一旁.

  季敏淑刚离开,白笙黎身上便一暖,微微一愣白笙黎却见肩头已经披上了温斐然的西装.

  "谢谢."

  "不管你耍什么手段,我都不会喜欢你."温斐然借着帮白笙黎整理西服衣领的机会,低头唇贴在她的耳边低声警告,而后才扶着她入了坐.

  白笙黎眸中闪过一抹苦涩,随着温斐然落座不再言语.

  季敏淑看着白笙黎坐在温斐然的身侧,眼中闪过一丝恨意.

  "别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别人,你才是那个名不正言不顺的."佟莹莹看着她带着恨意的目光,冷笑着开口.

  她早就知道,这个女人最会装无辜.

  "要是没伴的话,我们可以一起坐."佟莹莹看着季敏淑藏在裙摆下紧紧攥着的手,心底一阵舒爽,这个女人怎么能够和善良的笙黎相提并论呢?

  温斐然就是个大傻子,被爱情蒙蔽了双眼的傻子.

  季敏淑白了一眼佟莹莹,不屑地走开了,但在她心中的怒火却丝毫没有减退.

  拍卖会中场,温斐然去应酬,佟莹莹遇到了朋友也被拉走,白笙黎百无聊赖的在自助餐桌旁吃着糕点,抬头却见季敏淑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.

  "笙黎,在这里坐着好没意思啊,不如我们去外面转转吧."季敏淑缓步走到白笙黎的身侧,柔声开口.

  白笙黎本想要拒绝,可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下来.有些事情,她不会退让,她要和她说明白.

  季敏淑看着身边披着温斐然西装的白笙黎,眼神冰冷,她的东西,谁都动不得.

  "我们就在这儿把话说清楚吧!"两人径直走到了会场外的小池塘旁边,白笙黎才甩开季敏淑挽着自己的手,淡淡地开口.语气中带着一丝紧张,在温斐然这件事情上,她从来都没有信心.

  季敏淑走到池塘边缓缓转身,一张脸上挂着精致完美的笑容,"如你所愿,你打算跟我说什么?"

  "温斐然."白笙黎声音虽轻,但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坚定.

  季敏淑微微一笑,她早就已经见识过这个人如蒲苇一般的坚韧了,如今看来也并没有太多的吃惊.

  "你并不是真的爱他,你只是希望他的心永远在你身上."白笙黎眼神落在季敏淑翘起的嘴角,压抑着心中的难过,平静地开口,她很清楚喜欢上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受,而季敏淑对温斐然占有欲远远胜过爱.

  季敏淑看着眼前的人,精致的脸上泛起一丝不屑."这样有什么不好?他喜欢我,我享受他的宠爱,难道这也有错?"

  对于白笙黎,她似乎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,可有时候却也有一种自卑感.

  这两种不同的情绪,让季敏淑有些心烦,她比不过她的坚强,比不过她的善良,比不过她经历了绝望之后,依旧如雨后春笋一般活得坦荡,所以季敏淑害怕那个一直爱着自己的男人被她吸引,而现在似乎已经有了不好的趋势,她怎能放任不管?.

  正在白笙黎对季敏淑的说辞觉得不可思议时,季敏淑目光却瞥向白笙黎身后,随后冲着白笙黎露出一抹莫名的笑容.

  白笙黎差异间还来不及反应,却见季敏淑忽然向后退了一大步,直直往她身后的池塘倒去.

  "然,救我."一片水花四溅中,季敏淑娇弱的惊唿传来.

  白笙黎还来不及做出反应,却被匆忙赶来的温斐然一把推开,脚下不稳也跌入水中.

  温斐然跃入池塘中,一把抱住在水中挣扎的季敏淑焦急道:"敏淑,你怎么样?"

  季敏淑看着环抱着自己的男人那关切的目光,埋头扑倒她怀中柔柔弱弱的哭了起来,"刚刚笙离叫我出来聊聊,我没多想就跟着她出来了,谁知道到了池塘边她却伸手突然推了我."

  白笙黎刚刚被温斐然撞入池中,手臂撞到石壁,***的疼,此刻听到季敏淑的话,脸色一片惨白,原来她叫自己出来谈谈,就是为了上演这一出苦肉计的么?

  虽然知道现在不论自己说什么温斐然恐怕都不会相信,可白笙黎仍抱着一线希望道:"季敏淑,我刚刚手都没碰到你,怎么会推你下水,明明是......"

  "够了!你弄出这些事还不觉得丢人吗?"怒喝声骤然响起,白笙黎咽下未说完的话,看着温斐然投向自己的那满是厌恶与怒意的目光,苦涩一笑,他果然还是不相信自己的.

  在他心目中,季敏淑永远是那个柔柔弱弱人需要保护的娇弱女人,而自己的角色恐怕一直是个恶毒无知的卑鄙小人吧.

  苍白一笑,白笙黎垂了眸子,刚刚掉入池中飞溅的到脸上的水珠倒是能掩盖住她不慎涌出的眼泪,不至于让她在人前显的太过狼狈.

  将季敏淑脸上的苦涩看在眼里,温斐然皱了皱眉,不过一瞬便重新将注意力投到怀中的女人身上,将季敏淑从池塘中抱出来,温斐然温声道:"你还好吗?有没有受伤?"

  "嗯,我没事,只是好冷."季敏淑一脸委屈的看着温斐然,双手自然地环住他的脖子,湿漉漉的身体紧贴在他怀里,装的可怜至极.

您确定要取消收藏吗?
取消收藏后,阅读进度会被清空,确定取消?
确定 暂不取消